注册 登录
商城县长竹园论坛长竹园人的网上家园 返回首页

赵之诚的个人空间 http://changzhuyuan.com/?1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转载好友程龙同志悼文<小黄春,一路走好>

热度 4已有 2206 次阅读2010-3-5 17:09 |

            早就想给黄春同志写一些文字,但迟迟未能下笔,并非是为了别的,而是愁肠百转,却欲说还休,只恐时间一长,倒是要将她忘却了。
               
            2005年大学入校第一个月的军训时,我见到了她。她是文气乖巧的。可那时又瘦又小,排在队列里很不起眼,且性格内向,因此并不出众。但一个礼拜的军事训练后,别的学员都或多或少的学会了偷懒和油滑,而她一直是诚恳和专注的。曾经专门问过她,但可能由于拘谨,她只是莞尔一笑,并不作答。

            小黄春学的是历史教育专业。大学三年里,她的成绩在系里排名中等偏上,但总会有单科排在头名。每每来系部开会,寂静的自习室里雪白的墙壁上差不多总能浮现出她那瘦小的身影 ,看书,写信,听音乐,静静地想些什么,累了或闲暇之余就找临近桌的好友静静地聊天 。她的言行举止细若游丝,轻若鸿毛,不紧不慢,不张不驰,仿佛也是与农作物漫长的生长周期相吻合的。当时我对此甚是怀疑:“将来当老师了,学生不听指挥了,你该怎么做呢?总不至于此罢?”  她也只是停止了难得爽朗的笑语,静静地笑笑,长长的睫毛弯弯垂下,遮住了羞赧,很是美丽。

            图书馆和阅览室也是她经常去的地方。她看书好像没有专项目标吧,只要不是主题很严肃的,差不多什么都看,好几次我竟然见她拿着一些菜谱刊物进进出出。有一次我开玩笑,在她不经意的一瞬把一本《虹南作战史》塞到了她那一大摞英语专项辅导书的上面,她见了,微微一愣,抬头看看书架编号,继而跑出去,再看看门上贴的分类编号,微微皱眉,将书拿了出去,不久,我在军事类的书架上找到了这本书。

           体育课上的专项运动她似乎并不擅长,但至少喜欢在幽暗的路灯下静静地徘徊,有时也和好友在一起散步,这似乎成了她的一种消遣似的运动,记得那时,昏黄的灯光将她的身影拖得很长很长,摇曳生姿。

            她不擅与别人争些什么,或者说是不想,好像什么都无所谓,无关紧要,每天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悠哉悠哉,倒也惬意。她并不沉闷,和自己要好的女伴们相处,那种爽朗简直和过去判若两人;但与男同志在一起时,无论如何都是拘谨文静的,你简直可以听得到她急促的心跳声;偶尔碰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便抬头斜望着你,秋水里充满了梦幻的色彩,乖巧含蓄,文静内敛。

           她的乖巧让人着迷,郭宝同志是她最为执着的追求者。他们能走到一起,也是时间的必然,历史的必然。

           因为她是消瘦的,很美丽。

           一晃毕业两年了,开始还间隙地有一些联系,可时间一长,又因为难以匆匆见上一面,便不由得疏远了,只是在QQ和校内网上相互发一些亲切的问候,虽不甚了了,倒也蕴藉释然。她也一直做着她心爱的工作,估计还是老样子,只是生命里有了爱情的滋润,会更加舒心快乐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消息也越来越少,同学之间的情谊虽没有变化,但毕竟是疏远了很多。新的一年又到了,小黄春现在怎样?有没有胖一些?过得还好吗?很想知道她最近的情况,可她再也没有给我回过信息。可没想到上班后的昨天才从一个老同学口中得知她已经在今年春节时香消玉殒了,是因为煤气中毒。

            原来如此......

         

           深夜,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寒气逼人,刺入肌骨,让人不住地打颤,难以名状的悲痛充斥着我的心,不由得想起鲁迅那首诗:

                     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
                     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是夜,四周静悄悄的,屋外寒风凛冽,悲怆之至,我从悲痛中沉静下来,擦干眼角的泪水,写下了上述文字。

            要写下去。她的死现在还不为大多同学知晓,我和要好的几个朋友商议,预备在QQ空间和校内网上联名写点文章来纪念她,或是建立专门的网站来怀念她。但只写下短短数行,又似乎无从写起。过去读张籍所作《秋思》,那种“预作家书意万重”的感觉那时并不甚明了,只是嘲笑他行文晦涩迂腐,而现在我懂得了。

            匆匆提笔又匆匆煞尾,羞怯万分,无以言表。可如果小黄春真的在天有灵,我不知道冥冥之中的她是否能够看得到我这偏殁文,感受得到我对她的怀念。路正长,夜亦更长,我不如忘却,不说的好吧,可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有再记起她,再怀念她的时候的。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胡磊 2010-8-20 00:27
是的,有些人在我们生命中无足轻重但刻骨铭心!有些事在我们人生中无关痛痒却记忆犹新!02年我们军训学生时有一个济南的小姑娘王小亭,就像你笔下的小黄春,乖巧,文静,刻苦,聪明,善良,美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03年放假回家后被人侮辱杀害了,我很想这点什么悼念她,无奈才疏学浅无处下笔,想起来很愧疚!能说什么呢?愿逝者安息生者珍重!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Archiver|联系我们|长竹园论坛 ( 豫ICP备07000961号 )  

GMT+8, 2019-8-21 03:49 , Processed in 0.12756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